卷五·皇门解

年代 : 先秦    作者 : 不详    时间 : 2016-09-29 整理 : 古诗文网

原文

  维正月庚午,周公格左闳门,会群门。曰:“呜呼!下邑小国,克有耇老,据屏位,建沈人,罔不用明刑。维其开告于予嘉德之说,命无辟王,小至于大。我闻在昔,有国誓王之不绥于恤。乃维其有大门宗子,势臣,罔不茂扬肃德,讫亦有孚,以助厥辟,勤王国王家。乃方求论择元圣武夫,羞于王所。其善臣,以至于有分私子,苟克有常,罔不允通,咸献言,在于王所。人斯是助,王恭明祀,敷明刑。王用有监明宪,朕命用克,和有成,用能承天嘏命。百姓兆民,用罔不茂在王庭。先用有劝,永有□于上下。人斯既助,厥勤劳王家。先人神祗,报职用休,俾嗣在厥家。王国用宁,选用格,□能稼穑,咸饲天神,戎兵克慎,军用克多。王用奄有四邻远士,丕承万子孙用末,被先王之灵光。至于厥后嗣,弗见先王之明刑,维时及胥学于非夷,一以家相厥室,弗恤王国王家,维德是用。以昏求臣,作威不详,不屑惠听无辜之乱辞,是羞于王。王阜良乃惟不顺之言,于是人斯乃非维直以应,维作诬以对,俾无依无助。譬如畋犬骄,用逐禽,其犹不克有获。是人斯乃谗贼媢嫉,以不利于厥家国。譬若匹夫之有婚妻曰:予独服在寝,以自露厥家。媚夫有迩无远,乃食,盖善夫,俾莫通在于王所。乃维有奉,狂夫是阳是绳,以为上是授司事于正长。命用迷乱,狱用无成,小民率穑。保用无用,寿亡以嗣,天用弗保。媚夫先受殄罚,国亦不宁。呜呼,敬哉!监于兹!朕维其及,朕荩臣夫,明尔德,以助予一人忧。无维乃身之暴,皆恤尔,假予德宪,资告予元。譬若众畋,常抚予险,乃而予于济。汝无作。
 

译文

作者:佚名
  正月庚午日,周公到左闳门会见群臣。周公说:啊呀!我们这个下邑小国能有前辈处于屏藩之位,又起用下层民众,并非不用明法,是他们将美尚德行的道理告诉了我,使我君王不断成长。我听说以前有国的哲王不以忧虑为安,那是因为有大族嫡子、重臣,无不勤勉奋发,肃敬道德,全都诚信可靠。以帮助他们的君王勤于国事、家事:更广求广选大智大圣以及武夫,推荐给朝廷。从那些忠良之臣以至于有职事的庶子,如果能有常德,无不诚实通达,都能向朝庭进言。人人都这样帮助君王恭敬明祀,宣扬明刑,君王因此有了借鉴。明法王令,因此能和谐有成,能承担上命大命。百姓兆民,因此而无不为朝庭用力,能够有所勤勉,永远取信于上天下地。

  人若都帮助君王,勤劳王事,先王的神灵以美好报答他他继承家业。国家因此安宁,小民因此来归。农民能够耕种,都会敬祀天神。军事能够慎重,征战因此有战功。君王因此包有四邻,远方也会臣服,万千子孙因此永远蒙受先王的灵光。

  到了他的后辈,看不到先王的明刑,为此就相学于非常之事,只顾家室,不虑及国家的用德。因为乱臣仗势作威,行不善,不肯听从好言语,就以不顺理的话上告君王。君王广求善言,这些人不用正直的话应对,编造谎言来回答,使君王无依无助。譬如打猎,猎犬骄纵,用来追逐禽兽,还不能有所猎获呢。这些人谗言伤人,相互嫉妒,以不利于国家。比如男子有个蠢妇,说“我独自在家服侍他。”以自败其家。谄媚之徒得到亲近不被疏远,就掩盖良善之士,使他们不能通达朝庭。君王就只有任用狂妄之徒,提拔他们、赞扬他们,冈此官居高位,授给他们正长之职以主事。这一来,政令迷乱,狱讼不能有成。百姓彼此悲哀,安民之法不能施用。狂妄之辈老少相继,上天不保佑他们。焰媚之徒即使先受到惩处并被灭绝,国家也不会安宁。

  啊呀,注意啊!有鉴于此,我将反其道而行。我进用的大臣们:要充分发挥你们的才能,以帮助我一人忧天下,不要只忧虑你们自身的疾苦。你们要助我制定法规,用以告知我的百姓。譬如大家去打猎,经常在我遇险时扶持我,才能使我渡过危险。你们不要欺骗我啊。

来源栏目: http://www.lerectu.com/gushi/yizhoushu/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lerectu.com/gushi/2016/142713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
本文标签:皇门解,逸周书
相关阅读
山东11选5 极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极速赛车规律图 天天彩票计划群 内蒙古快3 188彩票计划群 上海快三 冠军彩票计划群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