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姝媚(史达祖)

网址:www.lerectu.com 时间:2012-11-13 整理:古诗文网

史达祖的三姝媚·烟光摇缥瓦原文及翻译

  烟光摇缥瓦。望晴檐多风,柳花如洒。锦瑟横床,想泪痕尘影①,凤弦常下。倦出犀帷,频梦见、王孙骄马。讳道相思,偷理绡裙,自惊腰衩。

  惆怅南楼遥夜,记翠箔张灯,枕肩歌罢。又入铜驼②,遍旧家③门巷,首询声价。可惜东风,将恨与、闲花俱谢。记取崔徽模样,归来暗写。

注释
  ①尘影:逝去的往事。

  ②铜驼:洛阳有铜驼街,是繁华游乐之地,这是借指京师临安。

  ③旧家:从前。

简析
  这是一首悼忆亡妓的艳词,感情沉痛而又传达细腻。全篇无呼天抢地之悲,无执手相诀之凄,语极沉厚,悲凉无限。

赏析
  论及史祖达在宋词中的地位,他上承周邦彦,又受到同时代的前辈词人姜白石的影响,应属周姜这一流派。周邦彦秦观乃至柳永词都描写过歌妓,表现了对她们的同情,史达祖这首词气格浑成,完全可以跟前辈词人并列而不逊色。

  起三句写春晴时节柳花风中的来访。缥瓦晴檐,春满小巷。一个“摇”字刻画出烟光微照、缥瓦闪烁的景象。以望中的风急絮飞衬托,使明媚的春色融进了词人凄恻的情绪,勾起黯然销魂的别情。这三句词语浑融,情含景中。对此景色,急欲一见伊人之情,跃然纸上。及入妆楼,却不见伊人,但见“锦瑟横床”。“想”字直贯下文。词人从对方着笔,推想对方别后不理乐器,不出帷幕,因入骨相思,而思极成梦。

  “倦出犀帷,频梦见、王孙骄马”,“倦”字,“频”字,巧妙地写出了分别以后,无法排解的相思之苦,不仅表现了伊人感情的执着,更写出她独居小楼的孑立。

  “讳道相思”三句,进一步委婉曲折地刻画了这位多情女子的形象。连魂梦都萦绕在情人身上,在别人面前却讳莫如深地掩饰自己的感情,当她暗中整理旧著罗裙,突然发现腰围瘦损而惊呆了。这里有故作矜持的娇痴,有突然惊讶的动作,有难以掩盖的感情起伏,有由镇静到惊讶的跳动画面。这样的复杂心态动作变化,凝聚在短短的十二字里,神味极为隽永。

  过片“惆怅南楼遥夜”三句,转入初次相遇的回忆,用对比手法深化了词人思念之情。“南楼”即词人此时所在的妆楼。“遥”字点明初见与此次相访相距时间之长。翠箔灯下,枕肩曼歌。昔日的乐器,就是此时横床的锦瑟和想象中常下的凤弦。这二句浓彩重抹,烘托出面对“锦瑟横床”时的悲痛心情。以“记”字唤起当时的甜蜜回忆来反衬此时感受的难忍之痛。这样的映衬,使初见和最后访问的两个画面构成了有机的整体。

来源栏目: http://www。shuzhai。org/gushi/song/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lerectu.com/gushi/song/1719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

喜欢此文的还喜欢。。

相关阅读
极速赛车怎么充值 吉林快3计划 极速赛车实力大平台 极速赛车出码规律 豪客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开奖规律 彩16彩票计划群 256彩票计划群 福建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吗